快3 200期走势图

在微信上關注

當代廣西

大,化為城

2019-04-01 15:09:29

作者:羊狼

來源:當代廣西網

正因為內心的那個大,才化為一座城。

——題記

山城為夢情為河

在一個春風沉醉的晚上,紅水河溫潤著一座城市。

那一夜,大化的月亮離人特別近,我想爬上百里畫廊旁的樓臺,伸手去夠那一輪明月。當我舉起相機,鏡頭里的那輪亮光就遠遠地掛在天空,紅水河之上。月亮,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地近,又莫名其妙地遠。我深呼吸,月光的味道就沁入心脾,有一股淡淡的咸腥味,似曾相識,卻又模糊。

銅像雕塑,幾個瑤胞舉著海碗喝酒,在橘紅色的燈光下,他們神情自然,安然享受糧食精魂的樂趣。一醉解千愁,我不愿在這樣的深夜買醉,可我又不愿意活得太清醒,于是我不比大化的瑤胞活得痛快。

天還未完全暗淡下去的時候,我獨自來到穿城而過的紅水河邊。大化電站正在努力發電,讓五彩繽紛的燈光掃過眼睛、樹木、草坪、河流和天空。我聽到竊竊私語,那聲音忽隱忽現,在清流的空氣中漂流不定。我似乎聽見月光靜靜地泄下的聲音,輕盈地鋪灑在河堤上、流水中,有人隱隱在唱歌,契合我心里的歌。我還聽見有的聲音從遠處走來,熱熱鬧鬧,在我四周走了一圈后,就走遠了,而且突然安靜得像遠方的客人;而有的聲音來時靜靜地,沒有聲響,也不會離開,就悄悄地陪伴著你,你就會想起那句經典的臺詞:我一直都在你身旁。聲音就這么來來去去,若有若無,假如你也來這大化之城,就不可不來這迷人的雕塑廣場,聽一聽這種奇妙的聲音,或許你會開懷大笑,或許你會痛哭一場。

遠遠地,我看到燈光裝飾下的亭廊。亭廊帶著古意,頗具北京亭樓風格。亭廊里每一幅畫都是一幅心情,山水幽靜,而心如鑼;民俗熱鬧,而神寂寞。或許,你會走進這山水間,體味民俗風情,忘卻了人間煩惱;或許你會淡然一切,往事如風而過。

在你的內心里,什么最大?或許這就是最大,但都化為一座城。

大化紅水河上有兩座橋,它們本不相干,但亭臺樓閣把它們連在一起,就成了血脈。這血脈之深,像那河流,血液奔流里,是否有你的影子。

我是懷抱著一種新奇、淡然,略帶著河水之味的心情,走在這亭廊樓閣間。亭廊樓閣似曾相識,又那么令人贊嘆,而這正是我走入紅水河畔大化城的開始。

河流,一個城市的靈魂。逐水草而居,本身就很詩意。可我不是詩人,我僅有的浪漫就淹沒在大化這座詩意的城市之中。我翻開微信,看看我那些遠方的朋友此刻正在做什么。詩人的微信很久沒有更新,突然感覺失去了什么,便覺得有時候生活沒有詩,似乎便沒有了陽光。海外著名作家海云和海倫則很活躍,他們正在旅行,用微信記錄的方式發表了一連串的人居理想之地,我驚奇地發現,所到之地,正如大化,無不與河流湖泊緊密相連。 

百里畫廊百里情

大化有百里畫廊,屬紅水河的一段。在此處留影,人像是被扔進這風光旖旎的迷人山水間。

紅水河昨夜的咆哮化成了清晨的輕紗薄霧。薄霧淡淡的,在青山碧水間流動,不經意間觸摸了一下我的心臟,透著些許涼意。可大自然像是位釀酒師,借著清晨這柔美的女子,就把我灌醉了。

春天,正在我的身旁,滿山滿嶺的年王刺花開了,黃得艷麗,像是這春天的臉龐。年王刺花開,清流也就開了。這是個釣魚的好時節,漁人盯著靜靜的綠水,看著那水波淡淡,似乎已經走了神兒,也不知道他能釣上什么,或許什么也沒釣到,只是內心重復著一些故事,故事還沒講完,就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奇思妙想來。想講好這春天河流的故事,似乎不太容易,我看到漁人的惆悵。

渡口,剛剛平靜,行人已走,還散發著流水的氣息。這里沒有專門的擺渡人,渡河的人,都得自己來。他們搖擼的姿勢很自然,雙手有規律地重復著同一動作,身體略微前傾,微微抬頭,他們很認真地搖,很認真地渡,絕不會把靈魂拋在河岸而遠去。

每一個村子,都會有一道石梯,從水里爬出來,然后爬進竹林,爬上路面,爬進家里。青峰下的河岸人家,是否會在某些清晨出來浣洗。雖然在我行過的瞬間,這里悄無聲息,但依稀有著悠長的搗衣聲傳來,連同那均勻的喘息,一起揉入這百里畫廊的神韻里。假如你有情,那披著秀發的瑤族姑娘就會出現在堤岸上,一顰一笑讓你終生難忘。或許,你夢中有個她,在水一方,吟唱一曲,這一曲,會在你思維的深淵里回響,像那石梯悠長,像那流水多情,像那倒影迷幻,你的情就披上了一層浪漫的色彩,繽紛了整個世界。

游輪上,傳來熱烈的歌聲,有人跳著歡快的舞蹈。可我依然沉醉于這鐘靈毓秀的山水畫廊里。

竹林婆娑,野蕉新綠,都肥不過這水之綠。我羨慕那些在水里游走的生物,他們的世界一片寧靜。遠處有桔林,火紅的桔子掛滿枝頭,就像一個個故事,開滿園子。梯田尚未開墾,玉米桿也有心事,隱秘得枯萎,隱秘得發黃,卻無處講述。無論春夏秋冬,世間萬物都帶著不同的色彩,帶著不同的態度,它們自生自滅,不像人那般堅持。

山,依舊挺拔偉岸。突出的一塊巖石,有著將軍的容貌。他從戰場上來,戴著頭盔,站成一座自然的雕像,成為這山水間一道永恒的風景。將軍的堅強,在這河流之上變得如此柔弱。他也愛這水之柔情吧,否則,又怎會變得如此憂郁,透滿淡淡的憂傷。或許將軍想要渡過這條大河,卻一籌莫展;又或許他思念心中的她,身骨化為大山,眼淚化為長河。一萬個人眼里有一萬個將軍,一萬個如夢如幻的記憶。    

行走在這青山綠水間,內心便奔騰著河流,腦袋里便長出了青山。我伸出手掌,透過指縫,讓山河劃過,才覺得,那時光在變換著花樣吻我。

(作者單位:河池市天峨縣六排鎮人民政府)

網站編輯:杜寧
相關文章

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!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。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。

快3 200期走势图 君彩时时彩计划软件 世界杯投注上限是多少 大乐透胆拖复式投注金额计算表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下载555彩票 北京pk10定位胆技巧 黑龙江时时500 两期一个计划怎么倍投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 皇朝2娱乐官网